• 注册
  • 小说区 小说区 关注:3 内容:2

    【幽紫同人】无法拥抱的天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四級術士

    天气晴朗。

    对于白玉楼来说,雪就是晴朗的天气,在死亡的庭院里,唯有西行樱沉默的开放,注视千年,并将要一眼万年。

    所以有雪花的日子才是开心的

    “因为至少没那么无聊嘛~”

    坐在玄关上,玉石般的脚趾轻轻的拨弄着湖水,吓跑了周围的游魂。

    “幽幽子sama,还请您注重身份。”

    没有穿着庭师的那套装扮,反而穿着一套西服的妖梦,弯下腰,轻轻的扶正了幽幽子的帽子。

    “诶?反正也没人嘛~”

    手里握着一张符卡,幽幽子好像随意一抛,蝶紫色的痕迹就如同一根箭矢一样,准确的命中了刚刚打开的隙间,只听见周围传来一声轻叹。

    “幽幽子,不要再犯错了,你应该知道西行妖是不会开花的。”

    没有说话,只是站起来,接过了妖梦递来的扇子,拿着扇子轻轻的旋转一周。

    无数只蝶紫色的光蝶从扇子中飞向四面八方,而后被一张张的符卡所击碎。

    于是隙间打开,拿着阳伞的八云紫脚尖轻点,站在湖面上,看着幽幽子的眼睛。

    那是多美的一双眼睛,仿佛天真烂漫,无拘无束,但又装满了悲伤。

    心神荡漾间,一只蝴蝶成了漏网之鱼,贴在了八云紫的阳伞上。

    “反魂蝶,八分咲”

    再也没有开心的表情,脸上只有仿佛强迫自己所装出的,淡淡的微笑。

    无数的光点化作一只巨大的蝴蝶,向着八云紫砸了下去,八云紫躲闪不及,被淹没在了爆炸的火光里。

    “静止与运动的境界。”

    于是爆炸的火光就像被急冻般停止,穿过烟尘,肩膀上被爆炸弄出一片雪腻。

    八云紫轻轻的挥了挥手,爆炸又正常的发生,而她的衣服也恢复了正常。

    “你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像她么?”

    幽幽子只是轻轻的笑着,望着八云紫,说出一句不知所谓的话。

    但是八云紫没有回应,她只是把阳伞的外沿轻轻的向下拉了拉,好像不敢注视那双蝶紫色的双眸。

    但这毫无用处,八云紫清楚,刚刚那惊艳的一瞥,已经住进了她的心里。

    幽幽子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呵了一声

    “你回答不了么?”

    八云紫只是沉默的转过身,脚尖轻轻点在湖水上,泛起几道涟漪。

    “我替你说吧,1000年前,西行法师之女,西行寺幽幽子,和西行樱建立了联系。”

    仿佛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一开始,人们都以为她是圣女,直到这位圣女开始拥有了死亡的力量”

    “因此人们开始畏惧她,随着力量的发展,人们开始厌恶她,视她为瘟神。”

    “于是人们要求她献祭给西行樱。”

    语气平淡,但只要八云紫知道,这其中略去了多少的黑暗。

    “我说的对么?”

    “……对。”

    轻轻的收起阳伞,八云紫还是不敢正面面对幽幽子,只是让雪花落在自己是发丝上,然后被温暖的体温化开。

    “所以,我像她么?”

    轻轻的一挥手,又是无数只蝴蝶飞出,但这一次八云紫没有躲。

    准确的说,是没有躲的必要,因为那些蝴蝶只是把自己的身体转了个方向。

    能够看见幽幽子眼睛的方向。

    幽幽子还是那样温柔的笑着,只是这一次,就连妖梦也看出眼里埋藏的失望和悲伤。

    “你知道她是多么渴望触摸天空么?多么希望轻吻大地,多么希望能够抚摸一只猫,抱着一只鹿。”

    “……你怨我吗?”

    “不……不管你让我以多么难堪的方式活下来,我都应该说谢谢。”

    依旧语气平淡的说着这句话,可八云紫不想听见这句话。

    她多么希望这个少女能责怪自己,辱骂自己,甚至和自己大打出手,哪怕打穿了整个冥界也无所谓。

    因为这样,或者自己还能够面对。

    可她依旧是那么温柔,把悲伤藏在眼睛里,把难过藏在心里,只是用一双令人不敢直视的眼睛盯着自己。

    “何况,我也不是她,我只是她死后诞生的一个分支,是她生前投在冥界的影子。”

    “即使你是那么希望我像她,于是无意识的动机支配了你的渴望,让我成为了冥界的主人,并且用幻想乡的结界限制着我。”

    幽幽子轻笑出声

    “就像从一个笼子,走向另一个笼子。”

    不是!

    八云紫想这样反驳,可就是说不出口。

    一千年,哪怕是在多次大结界的危机中,那双握住阳伞的手都没有颤抖过。

    但是今天颤抖了。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灵梦死活不愿意跟着自己来,并且拦下了别人

    “因为你的幻想乡需要一个生者死亡的基石,去锚定幻想乡和现实的关系,但是我又是危险的,所以你让我成为了白玉楼之主。”

    踩住蝴蝶,一步步走到了西行妖最粗壮的枝桠上,坐在上面,任由寒风吹起自己的长裙。

    樱粉色的长发在樱花的间隙中飞舞,幽幽子还是那样笑着,白色的雪花落在她的脸上,于是留下融化的水迹。

    “你其实想见的不是我吧,八云紫,你所怀念的也不是那个西行寺幽幽子。”

    轻轻的叹息

    “你怀恋的只是那一瞬间死亡的少女的伟大,并且想把这份伟大独占为你的一份特权。”

    “可是,任由我也能想到,她是如此的渴望前往来世。”

    幽幽子伸出手,尝试着触摸天空

    “温柔的爱上这个世界,以及所有的生机。”

    “不……不是”

    八云紫终于出声了,声音颤抖

    “不是这样的!不管是你也好,还是死前的你也好,我都——!”

    “断迷剑!”

    刀光一闪而过,八云紫下意识阻挡,那无数利器无法划开的手臂,一道细小的伤口开始流血。

    “妖忌……不对,妖梦吗?”

    妖梦没有说话,只是举起剑,眼里有一丝愤怒

    “我现在知道爷爷的断迷剑是留给谁的了。”

    留给我的吗?

    八云紫又想起那个苍老的庭师,临走之前重创了自己的一剑,以及他的愤怒和失望。

    境界,符卡,刀光,打做一团,就像被纠缠的线头一般,永无尽头……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