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知识区 知识区 关注:11 内容:67

    缘之空吧:我和我妹的故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四級術士
    大会员

    不知道是不是编的,本人整合删改了一点点小细节。

     

    缘之空吧:我和我妹的故事

    我们家是重组家庭,我们是继兄妹,没有血缘关系。

        我俩的家庭情况都比较特殊,我从小被我爸妈丢在广西,度过了一段非常糟糕的童年;她从小就在东北跟着对她不太好的爷爷奶奶和二叔,她的世界和我一样,无非就是打和骂。在我妈和我继父认识了之后,我俩的生活情况有所好转,至少我们有了一个家。说实话,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农村人会对一个小孩子怀着这么深的恶意,以至于在我成年后我还会偶尔梦见在农村的生活。

        第一次见到我妹是在19年,忘了是在寒假还是暑假了,当时我初中刚毕业,一个人从广西跑到黑龙江来找我妈(她和我说她在这边找着了工作,让我过来和她一起生活)那时候对她的印象还不是很深,只记得她很内向,不爱说话,总喜欢一个人在房间里独处,在吃饭的时候我发现我们家的气氛不是很好,我能明显看出我妈是比较嫌弃我妹的,而与之相反,我妈和我继父对我的态度比较好,我不太懂这些,东北这边重男轻女也这么严重?现在想想,当时我妹应该挺恨我的,在她眼里我应该是把父母的关爱全都抢走的那个,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的第二个妹妹出生,她的存在感在我们家里变得更加的薄弱,我爸妈讨论事情的时候甚至会下意识的忽略她,这时候我已经上了高中,换了一个新环境,远离了那些纷纷扰扰之后我开始变得自信,总之开始有主见了,没有像以前那么软弱,或许是自己淋过雨,所以会给我妹撑伞。

        在我爸妈因为一点小事骂她的时候,我站了出来帮她讲话,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眼里有光,在那之后我和她的关系迅速升温,但是代价是爸妈对我的关心也转移到了我的第二个妹妹身上了,不过这点影响对我来说几乎没有就是了哈哈哈哈,这时候她应该已经对我有感觉了(?这里存有疑问,有空我问问她),但是我没有,我当时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同样挺可怜的人而已,尤其是在她和我说了她小时候的事情了之后,这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更是愈发的强烈,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觉得她就是世界上另一个的我,我所经历过的事情我不能再让她经历(这时候还在中二时期,发言有点雷人还请见谅)我们一起逛街(不买东西,单纯的走来走去),一起攒钱看电影,一起旅游(指来到城外随意的一块小田野相互依偎),在家外面我们更像一对男女朋友而不像是一对兄妹,但是在家里我们就会沉默,家里的气氛对于我俩来说太压抑了,完全喘不过气来,所以我们尤其珍惜在外面的时间。

        我们会用一部有QQ功能的老人机和一部破破烂烂的智能手机来交流

    哦哦,忘了补充,我高中还是在广西上的,只有寒暑假我才会回去和她一起住,每一次我要回广西的那天,她都会起一个大早(大概是三四点钟,在我爸妈没发现的情况下偷偷溜到我房间里),来到我被子里亲亲我的脸颊,枕着我的手睡上那么一会。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想着时间能不能慢一点,让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能再长一点,我们每一次都会聊很多,什么都聊,但有一句话她每一次都会对我说,每次都会等到了大概快要五点钟的样子,我和她都知道我俩要分开了,她会强忍着哭腔搂着我,轻轻贴近我的耳边和我说“哥哥,你要走了我好难受。”而我也只能轻轻抱抱她,和她说离别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遇之类的话,她难受我也难受,在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后她回自己房间去了。我感觉我的内心空空的,整个人都很失落,我才确信我已经喜欢上她了。

        回到广西之后,赶上了疫情爆发,也就是说,寒暑假我也没有机会回去了 ,到了这边我很想她,寝食难安,这时候我才发现她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整个高中时期我一直很喜欢一首词“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而我也只能日日思君不见君了,我连共饮长江水都做不到,我们学校是寄宿制,一个月放一次假,我也只有在放假的时候才能拿到手机,拿到手机后我就联系她,也没说别的,就是很寻常的哥哥对妹妹的关心而已,她没回我消息,给她打了电话也无法接通,我急忙给我妈打了电话,我妈很诧异,因为我平常都不和我妈通电话的,和我妈扯东扯西终于扯到我妹上了,我装作很不经意的和我妈说我妹的电话打不通,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我妈回答“手机她自己不小心弄坏了,多大个人了连自己的东西都管不了”那一台破旧的老人机我妹可是把它当成宝贝一样看待的,现在手机坏了也只能是手机的问题,谁知道你们是用了多久才给她的,我真的很想这样反驳我妈,可是我只是“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于是高二到高三,我和她就断了联系:一是疫情回不去,寒暑假我就只能寄宿在我姨妈家;二是我爸妈也没想着要给她买手机,她就这样,消失在了我的世界中。

        日复一日的机械式的学习让我变成了一具傀儡,每天想的就是如何提高成绩。老师也天天叨叨叨,让我们把七情六欲甩在一旁,安心高考,可是我妹的身影时不时在我脑子里浮现,我始终忘不了她,在备考的同时我也在攒钱,至少得给我妹凑出一个手机来,家里的环境已经决定了我爸妈不可能会给她买手机,他们近乎无节制的偏爱着我的另一个年纪较小的妹妹,而她就像是这段乐谱中那个不和谐的音符一样,但同时我也在想,或许我妹也只是单纯的依恋我而已,并不是男女朋友的那种爱

    太久没有和她说过话了,我害怕她忘记了我,也时时刻刻在怀疑着我自己对她的感情,究竟是兄妹情,还是男女朋友的感情“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很快,高考结束了,我给我妹买了一台智能手机,从广西邮到了黑龙江,我因为录取通知书还没下来的原因,还不能回去。不久,我妈告诉我我给她买的手机送到家里了,还不忘内涵我一下为什么不给我那个小一点的妹妹买礼物,(我为什么不买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嘛?)

        手机到了之后,我就特焦急的等着我妹的消息。也许是太久没说话了,久别重逢,我们显得有些生疏,我们就简单的围绕着手机这个话题简单聊了几句,随后就陷入了许久的沉默,我好像有许多话想说,但我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最后我们互相关心了一下对方,便挂断了电话,那段经历就像一场梦一样,电话挂了,梦醒了,我的录取通知书很快也寄到学校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一本,就像我普普通通的人生一样,高考后的这个暑假我也没有选择回家,我不知道是在逃避还是在干什么,跑来了我爸妈的工地打杂工,我好像,还没做好面对她的准备,我们直接的关系到了一种很尴尬的地步,可能是因为我的家庭原因,不管遇到什么事,我的内心戏总是很多,在工地的这段时间里,我不停的换位思考,不断的脑补和分析着我和我妹的事,但我始终,没有勇气点开她的QQ;没有勇气打通她的电话,就像一个哭泣的小丑一样,补充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后,我爸妈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甚至到了那种有一点讨好的地步,或许对于他们来说,考上大学就已经是高才生了,更何况是一个一本,至少对外有了向他人吹嘘的资本,直到开学了我也没有和我妹联系过(其实回想到这里我真的觉得我好蠢那个时候,你们别向我学习,有什么事情不要埋在心里,沟通是解决问题的最好的途径)

        开学了,我来到了大连,一个海滨城市,这里的风一年刮两次,一次刮半年,这里是一个很浪漫的城市,也有着一个很浪漫的校园,在我们学校有很多那种 类似于“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的歌词或者是句子之类的话,每次看到这些话我总是会想到我妹“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这段时间我算是把暗恋的苦尝了个遍,喜欢又不敢说,怂的很)

        因为封校,第一个学期很快就过去了,我终于准备回家了推开家门,我一边嘴上和我妈扯东扯西,一边疯狂在家里寻找我妹的身影,不过她还是和往常一样,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我也闷骚得很,不管内心怎么说服自己要去她房间见见她,身体就是不行动,就硬是在客厅里和我妈尬聊,还特意把声音提高八个度好让我妹听见,我妹也是能耗,就是不出来(我后面问了她,她说她害羞……),我俩就在那硬耗,直到我妈口水都讲干了准备去喝水的时候,我妹的房间门突然被推开了(其实更到这里我感觉好羞耻啊,我这是不是属于傲娇了我我我),我妹也出来喝水,我和她眼神对视了一下,嗯,错不了,她的眼里还是闪烁着光芒,只不过这个光芒一闪一闪的,有些害羞,就对视了一下,她就赶紧跑去喝水了,噢,对了,补充一下,自从我考上大学之后,我妈对我妹的态度也不像以前那样了,说不上好,但至少是一个合格的继母了

        其实只看了一眼我就发现了,我妹还是和以前一个样,只不过现在内心戏变多了而已,知道了这点我心里算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至少这么多年没见,我和我妹之间也没有形成什么隔阂,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

    一起出去逛街(想要啥我就给她买啥),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出去旅游(我带着她去了一趟哈尔滨,去看冰雪大世界,不过感觉哈尔滨的雪没有绥化的雪那么好看),在和我出去的时候,她总喜欢把她的手揣进我的口袋里,和我的手十指相扣,“这样子就不会冷啦!”她笑容满面

    家里的气氛也有所缓和,虽然偏爱还在,但至少像一个家了。

        她最喜欢的就是老师布置作业的时候,每当老师布置了作业,她就能名正言顺的跑来我的房间“毕竟有个大学生哥哥,总得利用起来啊”她的眼神狡黠得像一只白狐,有时候写着写着作业,她会突然向我要一个大大的抱抱,也会趁我不注意偷偷亲一口我的侧脸,我颇有些无奈,毕竟写作业还是得认认真真的写才好,我问她“你不是老是会害羞嘛……”她认真的回复道“可是现在只是和哥哥一个人在一起啊”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着,直到过年的那一天。

        我爸妈都是塔吊司机,过了年他们就得去工地开塔吊了,那天晚上也算是饯别宴,所以我爸叫上了他的朋友一起喝酒,当然作为他的大儿酒局上肯定少不了我,我酒量一般,喝不过东北人,对于那晚的印象只剩下酒和我爸对朋友们吹的关于我的牛皮了,(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因为我没有陪着我妹,导致我妹的情绪比较低落),那天半夜,我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有个东西在我身上爬,我瞬间酒醒了一半,定睛一看才发现是我妹,我问她“咋了?”她略有些委屈的回答“哥,我想趴在你身上睡觉可以吗?”“。。。好吧”我伸出手,调整她的脑袋让她靠在我胸前,好让她舒服点,随后轻轻的抱住她,感受着她身上的温暖,她的呼吸声和我的心跳逐渐同频,我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在逐渐变热“哥,我能和你亲亲吗?”不等我回复,她的樱桃小嘴就凑了上来,笨拙地亲吻着我的唇,而我则轻轻回应着她,慢慢撬开了她的牙关,只觉得口中有种奇妙的感觉在相互交融,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靠在我的胸前,我能感觉到她呼吸的频率变乱了,身体发烫,她就这样依偎在我身上,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想必脸颊早已发红“哥……我能……做你女朋友吗?”沉默了半响,她支支吾吾地憋出这句话,我让她好好思考我们的关系(虽然我也喜欢她)我和她说我们这样相爱,别人是不会同意的,要是我们相爱了,阻挠我们的人会很多,你真的做好决定了吗?她只是靠在我胸前,无垠的沉默。

    “哥,要是他们不让我们在一起,你会帮着我吗?”

    “当然会啊,你可是我最可爱的妹妹啊”

       好吧,现在轮到我脸红了

    “那我想当哥哥的女朋友,哥哥要同意哦”

    “嗯”

    她又把脸凑了过来,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接下来的事,审核不让过,总之在那天晚上后,我能感觉到我们彻底的身心相通了我们迈过那条线之后,其实没有多大感觉,只不过她来我房间腻歪的频率上升了,我们关系更加亲昵了,而我也有了我一生为之守护的东西而已。

    在家中我们是兄妹

    在外面我们是情侣

    未来的路还很长,但我相信我和我的妹妹会一直在一起,前方的艰难或许还有很多,目前摆在眼前的就是我爸妈,我还没有想清楚要怎么告诉他们这件事,但都在以后啦,目前的想法是等我毕业了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那时候我妹也上了大学,我会继续供着我妹读书,等她毕业之后接到我那里过二人生活,至于我父母那边,当我俩已经经济独立了,想必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很幸运的一点,我们不是亲兄妹,更幸运的一点,虽然我们过去都曾经历过伤痛,但我遇见了她,她也遇见了我,此贴以后不定期更新,我和我妹的故事,还在延续。缘之空吧:我和我妹的故事

    四級術士
    龙年大吉
    想起来一个新闻,男女双方打结婚证的时候发现打不了,一查,是因为之前女方上户口时,与户主的关系本为养女,却打成了女儿。然后找到记者让我看到了。记得女方叫万丽丽,刚刚去找了,没找到后续
  • 孟德斯鸠本鸠找到了,后续HE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四級術士
    死去缘之万事空,我连妹妹都没有
    回复
    四級術士
    挺好的,祝他们幸福吧
    回复
    妹がいない+1、祝他们克服世俗限制,幸福地在一起吧
  • Sirin空律其实不一定要生孩子,追求爱情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初音未来座下骑士@Sirin空律 我也觉得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未入學
    要哭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