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小说区 小说区 关注:4 内容:4

    【短篇小说】我与空气的爱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四級術士

    ……真物是什么。

     

     

     

    我的梦想是成为隐士。

     

     

    所以这样也不坏。

     

    一个沉闷的下午,我呆坐在桌前。

     

    就是这样,什么也不干。

     

    该做的不想做,不该想的也想完了。

     

    直至有个声音在我后面响起。

     

     

    “那,那个,不要回头哦,现在。”

     

     

    哈,我有些惊讶。世界终于出手了吗,终于要来阻止一个人堕落了吗。毕竟一直是这样的。

     

    “好啊,我不回头。”

     

     

    “诶,是吗……喂一般人不应该哪怕问个你谁啊什么的然后若无其事地转过头来嘛!”

     

     

    没错没错,这就是我要的感觉啊。

     

     

    “呜……为什么不说话了。”

     

     

    “你开口之前我本来就没说话啊。”

     

     

    “诶……”

     

     

    无聊。不过这次调戏很成功。对方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你不好奇吗?”

     

     

    那种事情怎么会。尽管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但细一想一般这种情节哪怕回头了也什么都看不到吧。

     

    于是我沉默了。

     

     

    “总归我,我以后就一直跟着你了哦。”

     

     

    尽管不会得到答案,因为这是主角的常见设定。但怀着对崇高的尊敬,我还是问一句:“所以说啊,为什么是我啊。”

     

     

    “那是因为……才不是因为…………!!!差点就说粗来惹!”

     

     

    差点就变成傲娇了啊。

     

    “那,没事我走了。”

     

     

    “周末你去哪里嘛。”

     

     

    “……被窝。”

     

    “噢,你醒了。お帰り。”

     

     

    “那是什么打招呼方式啊。欢迎回来是指我从梦里回来吗。”

     

     

    “诶嘿,要不再加上ご主人様~”

     

     

    “滚啊。”

     

     

    她一段时间不说话了。呃,我没说过对方是女声吗,这也是老掉牙的剧情了。

     

     

    “哼哼,你终于愿意吐槽了吗。”

     

     

    很好,她开始和我博弈了。想把我拉向开朗的深渊了。很好,那么我的回击是……

     

    沉默!

     

     

    “喂喂,这就不说话了也太狡猾了吧!看你在原地一动不动很恐怖的啦。”

     

     

    和一个看不见的,只知道声源来自我后方的东西讲话,我才应该是感到违和的那个吧。

     

    于是我继续沉默,拿出手机,半夜一点。

     

    打开二游。

     

     

    “何それ?好恶心\ue022的样子原来你是这种人啊我真是看错你了/!”

     

     

    这年头玩二游都要被骂,她是有多落后啊。

     

    久之。

     

    沉默的威力我一直很信任。

     

     

    “这个角色好帅的亚子。”

     

     

    “她叫什么。”

     

     

    ……

     

     

    “你说句话啊。”

     

     

    ……

     

    我关机准备继续睡。

     

     

    “所以说……”

     

     

    带着哭腔了。

     

     

    “不要不理我啊……”

     

     

    哭吧,继续哭吧。

     

     

    “求求你了……”

     

     

    好吧我承认这个腔调激发了我的某种属性。

     

    “哦。”

     

     

    “好诶。”

     

     

    立马恢复正常声音了。这次是我败了。

     

     

    “陪我聊天嘛。”

     

     

    “不要。”

     

     

    “为什嘛。陪我嘛。”

     

     

    “你这样撒娇只会拉低我的好感。我要睡觉了。”

     

     

    “那,那说好,明天陪我说话。代,代价就是今天我陪你睡。”

     

     

    我要没有实感的陪睡干什么。

     

    翌日。因为我去上学,所以大部分时候她的话我是无视的。话说她真的爱吐槽啊。

     

     

    “诶现在普通工人都有月薪七八千啊。”

     

     

    “那个人为什么要在书包上挂那么多徽章。”

     

     

    “理我嘛理我嘛。”

     

    ……

     

    傍晚了。我被要求在教室补作业。

     

     

    “我其实是空气本身哦。”

     

     

    谁问你了,我也不想知道。不过挑起话头这方面我倒完全比不过她。

     

     

    “要知道物质本身就蕴含着巨大的能量。我可以调动所有空气,相当于我有相对无限的能量哦。”

     

     

    “只能让物理初学者半信半疑的设定。”

     

     

    “有那么不可信吗!还有这不是设定了啦。”

     

     

    “你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展示一下哦。让前面那张桌上的铅笔平白无故掉地上什么的。”

     

     

    我狡黠一笑:“我啊,”

     

    “偏不给你展示的机会。”

     

     

    “怎么这样!”

     

     

    “很想表现自己吧?很想引起我注意吧?很想解闷吧?我偏不让你做,阁下又将如何应对?”

     

    “啊不小心说出来了。”

     

     

    “诶……”

     

     

    ……

     

     

    ……

     

    她不说话了。

     

    这回合我完胜。崇高什么的没有又怎样。

     

    直到我回家打开手机,她都没有说话了。就这样在我人生中稍微插一脚也未尝不可。毕竟这时我没有很在乎她。

     

     

    “噢噢噢哦哦这是什么!”

     

     

    “……游戏王啊,打牌而已。”

     

     

    “教我玩嘛。你肯定也想找人玩吧。”

     

     

    “我可以匹配对手啊,而且你这样怎么拿牌和我打。”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教我吗……”

     

     

    ……

     

    最后我还是教她了。她学得挺快倒让我欣慰。只不过和她打牌很别扭啊,还需要我帮她抽牌,听她的指示打出。这也就让我可以完全知道她召唤了什么准备召唤什么,该怎么应对。不过,有人和我面对面打牌,

     

    挺开心的。

     

    就这样过了几日。又一天,老妈向我发了一通火。

     

     

    “很难受吧。”

     

     

    “完全不,骂多了习惯了。”

     

     

    “可是错不在你啊!”

     

     

    那又怎么样。社会就是这样的。

     

    “你不用为我操心吧……”

     

     

    “我也会难受的啊!”

     

     

    “就感觉也在骂我一样……我会难过的啊!你哪怕顶一句嘴也会让我好受一点的啊……”

     

     

    “……总归我本身就不在乎这些,包括你的心情。我就是这样活下来的,我不想像某个死鱼眼那样因为有了伙伴有了羁绊而有了累赘无法干很多事。你难受你就别故意跟着我啊,凭什么我要向你的难过妥协?”

     

     

    “唔……”

     

     

    完胜。

     

    好几日她不说话了,不和我打牌了。我惊叹她的毅力友情就和吸烟一样啊,有了一次,在失去就会寂寞。这是无法避免的。但毕竟这我也体会了好多次了。

     

    一个月过去了。

     

    我觉得她应该不会再来了。这么看她反而很懦弱,可笑。

     

    高考将近,很快就到了我最后一次在学校补作业的傍晚。就是这么悲哀啊,我亲爱的老师在最后一天也不忘笑着强迫我写完作业。这一点我不讨厌,所以怀着崇高我还是会遵守……虽然有水分。不如说很多吧。我大部分时间只是在教室里望着夕阳和夕阳下的水和桥。桥总是在那里,但水想要通过循环第二次流过桥下,就需要很久很久了。

     

     

    “那个,不想回头吗。”

     

     

    “不想。”

     

     

    “在意料之中啊,两年了还是不变呢。”

     

     

    “那又怎样……”

     

     

    “那么……”

     

     

    让我惊讶的是椅背似乎真的震动了一下。

     

     

    “我就走到你面前吧。”

     

     

    “哈,挺令人震惊的,你居然有实体。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许久不见只想说这个啊……没事哦,你有很多的时间来替我想名字……”

     

     

    然后。

     

    她在两秒内靠上来扶住我的椅背吻上来了。通过一连串动作描写体现其对吻的迫不及待,侧面表达当今社会下许多人的麻木和欲望所矛盾带来的……编不下去了。

     

    我瞳孔地震了,或许我是为数不多全程睁眼被吻的。

     

    良久,她退开了了,红晕已经在她脸上荡开。

     

     

    “好,好害羞啊……”

     

     

    “你自己上的,还有我作为被吻方完全没有实感啊喂,空气的嘴唇好软这种违心话我可说不出来。”

     

     

    “呜……”

     

     

    她又绕到我身后了。

     

    像是做了个梦,之后回家,吃饭,洗漱,打游戏,都如往常一样。

     

    直到我掀开被窝。

     

    “柠檬的你怎么在这儿啊!”

     

     

    “诶嘿 o(*≧▽≦)ツ ~ ┴┴”

     

    看着熟睡的空气娘(暂且叫这个名字吧),我不禁感叹,

     

    我以后大概要和这种人过活一辈子了啊。

     

    但是。

     

    四級術士
    根本没人看
    回复
    四級術士
    审核太慢了啦
    回复
    四級術士
    龙年大吉
    甜甜甜 [s-12]
  • Sirin空律谢谢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